主頁

bg
主線章節預告PV-「足跡」|原神·提瓦特篇

主線章節預告PV-「足跡」|原神·提瓦特篇

【Prologue.捕風的異鄉人】 -【I.辭行久遠之軀】 -【II.千手百眼天下人間】 -【III.虛空劫灰往世書】 -【IV.罪人舞步旋】 -【 V.熾烈的還魂詩】...

bg
微軟力助產官學研打造「臺灣新創國家隊」

微軟力助產官學研打造「臺灣新創國家隊」

微軟新創加速器前瞻成果 吸引國內外101家企業探尋商機 (2020年10月6日,臺北) 臺灣微軟今(六日) 宣布微軟新創加速器在經濟部大力支持下,與國家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及國立政治大學金融科技研究中心合作,結合產、官、學、研各方資源,力助政府打造臺灣新創國家隊,將臺灣新創實力推進國際市場!微軟新創加速器自2019年成立以來,共累計培育32家新創團隊,獲得創投企業共新台幣3億8千萬元資金挹注,創造共計...

日常

如何评价游戏《白鸟游乐园》?

在游戏上线的前一天,在火车上,我出差去北京,写了一篇关于这个游戏的文章。第二天游戏上线了,我就想和往常一样把文章发到一些平台讲一些开发背后的故事。但是,后来很多玩家对我们的游戏批评甚多,觉得令他们失望了。还有玩家说我们急着捞钱等等。我爱我们的粉丝,我爱他们对我们的爱。因为足够爱,因而,我也能接受他们对我们的不满和抱怨。所以,我稍许有点犹豫,觉得是否适合继续发这篇文章。我是怕玩家觉得,我在文章中写的一切,无非是一些包装过的过度的情怀。只是,如文章中所说,我写的故事足够真实,真实到我觉得多一丝的包装都会让我浑身不自在。这些,都是我们在开发这些游戏中,过去经历过,现在正在经历,未来还会一直经历的东西。其实很抱歉玩家会失望,因为你们的失望必然让我也感受到了失望。不是对粉丝不喜欢我们的失望,而是,会怀疑我们做的一些探索是否错了,是否值得。也会怀疑我们的能力是不是还处在把创作热情当成...

日常

如何评价国产动画《英雄再临》?

首先感谢 @知乎动画 的邀请!在做这个回答前,看了不少评论,大部分看法其实也算是意料之中吧,我们作为动画制作的一方,对于其中的一些意见也并不能说是完全反对,毕竟问题是永远存在的,回避并不能让自己变得强大,战胜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面对问题,然后改正,奥利给!好了,说完对观众评论的看法,我们也有自己的看法想说,不过角度可能不太一样,因为归根结底,我们终究是有“制作组”的这个身份在,所以我想从“制作组”的角度出发,去谈一谈这部作品的“优点”与“缺点”,以及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做成这样”?首先我想请各位思考一件事,为什么要把一部作品改编成动画?答案很多人都说得出来:为了扩大原作的知名度、为了支持国轻发展、为了尝试新路子、为了盈利等等等等,理由各种各样,但“改编作品”和“原创作品”有一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得先有“原作”可以改。因此改编作注定自诞生之日起就必然会受到“原作粉”的监督,同时又因为有原作的人气做基础,市场成本大大降低,因此制作成本也会比原创作低得多。没有人辛辛苦苦地做一部作品就是为了挨骂,更何况是一部需要百人团队耗费多年时间精力与金钱的商业作,我们做好也是做,做差也是做,那么有什么理由要故意把它做差呢?既然想做好,就得找到做好的办法。我们不敢也不能自认为作为改编方的我们必定能创作出一部超越原作的动画,毕竟俗话说文无第一嘛,所以我们做好它的办法应该是改编出一部至少不能拖原作(无论小说还是漫画)的动画,更何况我们编剧之一的“暗de刺客”本身就是在菠萝包轻小说里有过多部作品,写了很多年的作者,所以同为“创作者”的心态,他是理解的。我们在决定《英雄再临》的大纲时就已经定下一个基调——尽量符合原作。由于本次是改编漫画,所以大部分内容都是倾向于还原漫画,但也有小部分内容是根据小说原作来说的,不过因为涉及剧透,在此就不多说了,总之我们想呈现的必然是“已经有的优秀内容”,而不是“我们自以为的好内容”。毕竟《英雄再临》之所以能被改编的一大前提就是他的小说、漫画都得到了市场观众的认可,我们没有理由和动机去擅自对它所展现出的优秀内容做大幅度的删改。其中自然也包括所谓的“一拳”的影子,包括“世界观设定”等等。但改动少不等于照搬,小说是小说,漫画是漫画,动画是动画,每种载体都有各自的表现风格,所以我们在动画里改动最大的就是“林劫的战斗风格”这一点。单论林劫的实力,他在动画中依然是无可置疑的第一,但如果完全按照漫画来进行“秒杀级的战斗”,那么先不说会让某些作品的影子更重,对动画本身的节奏也会有所影响,毕竟动画的内容说白了无非就是“文戏”和“武戏”两个部分,如果“武戏”少了,必然要靠“文戏”来补充,而原作又是一部少年向作品,是能够让人“燃”起来的,所以过于“文绉绉”的感觉可能不适合动画,至少不适用于这种风格的作品。为了凸显“燃”的部分,就有了第一集(严格来说是1+2集)里林劫“大战”教官的那场戏,让双方起码打得有来有回,最后林劫觉得差不多了,收起玩心,结束战斗。这也更加符合他的人设性格——不喜欢惹事和出名,可以的话玩玩就好。而如果真的对上教官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击秒杀,那必定是名声大噪(实际上也确实如此且无法避免)。另一方面就是动画节奏的问题,由于不能有过多的剧透,所以我尽量不提后面的内容,单就已经公开的第一、二集而言,由于第一集采用的是两集联播的方式,所以节奏上会与其他集数不同。拿第一集来说,我们本是希望将第一集里的“打败黑手”以及“挑战教官”两场戏做成高潮,实际上战斗的部分可以说我们认为是在还原原作的基础上增加了不少新内容,至少过个眼瘾还是可以的。至于文戏的部分,能保留就保留,这个也没什么可特殊说明的,甚至很多台词就是采用原作,或维持了原作的含义,并在一些背景元素里加入了彩蛋。可是等真正成品出来,它的节奏是好是坏,或者说是一个什么样的观感,其实是非常个人的,还是那句话,我们所有人都是抱着“要做好动画”的心态去完成的,所以节奏方面也是按照编剧、分镜、原画、演出等参与人员对作品的理解去编排的,不能说这是完美的,但绝对是尽力了。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不是想反驳那些所谓的差评,也不是想说我们有多努力多辛苦多无奈,而是想说,我们是一群竭尽全力想做好《英雄再临》的动画人,正如这部作品所传达出来的精神“人人都是英雄,人人都有自己要背负的事物,甚至很多东西无法对外倾诉,但我们依旧要站着,要成为真正的英雄!”零从来不卖惨,我们也不卖;零为了让世界更美好而战,我们是为了让国产的文创产业更美好而奋斗。《英雄再临》不是一部完美的片子,甚至有很多缺点,但它总归是个尝试,如果他能成功,带来的影响绝不是一部国产轻小说或一部国漫、国产动画崛起那么简单,而是所有的创作者都将获得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只要你的小说足够优秀,就有可能动画化。在这里我也不避讳某些商业问题,因为虽然此前也有一些小说改编成了动画,但那些小说本身需要取得的商业成就之高,它们所依附的平台之大,其实远不是一般作者所能企及的,但《英雄再临》的所有参与者,无论是小说原作的“无聊看看天”老师,还是漫画家“海螺”老师,原著与漫画的编辑、编剧,又或者作为动画制作团队的我们本身,都是一个个奋斗中的普通人,我们没有那么高的天赋、起点和资源,但我们依然没有放弃,我们把这部作品给做出来了!我想,这个事实本身,可能比做出了一部什么作品更重要,因为它意味着希望——如果你对现有的作品不满意,那么笔就在你的手中,去写,去画出你心中的好作品吧。时代已经变了,作者们,你们的好时代已经在开启了,菠萝包轻小说正在努力为你们这些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的“草根作者”推开一扇通往光明未来的大门,而作为动画制作者的我们也在努力将手伸向你们。我衷心地希望,我们三方的手能紧紧牵在一起,一齐走向更加美好光明的未来,让更多的“英雄”再临!...

日常

医院被砍死里逃生,他暖哭董卿,43万人点赞:被爱过的人,才不会输给戾气

徐清|作者朴素的树、虫子|编辑《朗读者》|图源今天,壹心理和你聊聊“对抗世界的恶意”。最近一期的《朗读者》,曾被砍伤的医生陶勇,给董卿讲了一个王阿婆的故事。陶勇年轻时,去一些偏远的地方免费义诊。经过故乡江西,遇见一个叫王阿婆的老人。她驼背特别严重,几乎90度。手术非常难做。不仅如此,王阿婆:腹部长了一个大肿物。义诊是在火车上,做手术条件不好王阿婆年纪已经很大了陶勇有充足的理由拒诊。可是王阿婆用方言说了一句:她想亲手给自己做一件寿衣。陶勇心一下子被击中了:王阿婆已经在黑暗中度过了那么多年,做寿衣可能是她唯一一点小小的心愿了。她不希望自己永远无法和亲人在一起。于是,陶勇克服所有困难,帮她把驼背放平,垫了三床被子,站着给她做完手术。最后很幸运,手术成功了。王阿婆恢复到0.6的视力。陶勇把这个故事写在了《目光》一书中,听到故事的董卿,眼泪刷地流下来。她给我们朗读了故事的后续:“王阿婆在手术后的一周就过世了。那七天里,她给自己缝了件寿衣。衣服上特别封了口袋,口袋里装的是丈夫和儿子的黑白照片。”阿婆还请联络员转告陶医生:“这些年我一个人什么也看不见。在黑暗中很孤独,很想回家。谢谢你帮我找到回家的路。”很多网友感慨:“董卿老师和陶勇医生真的好温柔啊,深到骨子里的温柔。”董卿的温柔,由来已久。而陶勇的温暖,更让我震撼。陶勇故事的开头一个恶性医闹事件陶勇是谁?2020年1月20日,北京朝阳医院,一个医生被救过的患者砍伤。这个医生就是陶勇。当时,陶勇正给一个孩子看眼睛。凶手忽然就拎着菜刀闯了进来。毫无防备的陶勇,头上被砍了一刀,手上被砍了数刀,一路夺命而逃,倒在血泊里。一个女护士把他藏了起来,这才捡了一命。在医院住了整整两个月的陶勇,出院后吃个馄饨,手都会发炎。“可惜这位外科医生的手,外科医生最金贵的手。”回看陶勇履历:北大医学博士,发过SCI论文57篇,首都三甲医院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手下还带着7个研究生。很难过。但如果,你知道了凶手是谁,会更心痛。陶勇在接受《无话不说》采访时,眼神些许暗淡地说出了凶手的身份:一个他曾经治疗过的、怀柔的农民。“这个患者,如果不是我,我敢说,他去了90%的医院,眼睛都是要被放弃的。”一个农夫与蛇的故事。换做你是陶勇,接下来会怎么办?原谅还是复仇?陶勇毫无戾气地复出了陶勇,并没有陷进仇恨里。年初,他就穿着一身病服开直播,给广大网友报平安。他依然在微博上写着关于眼睛的科普知识。神态平和,毫无戾气。他的这份大度和宽容,早在袭医事件之前。他曾经给病人垫过钱。每天坐着地铁公交上下班的陶勇,依然看不过患者的疾苦。有一个患者,实在没有钱了,只能做一个眼睛的手术。陶勇不忍,自己给患者垫钱,帮他把另外一只眼睛也做了。早在3年前,就有网友在微博上公开致谢过陶勇的善举。陶勇说:“医学,在某种程度上是我的信仰。”所以,他活成了一个温暖的人。他不放弃惩治凶手,却也没有让自己陷进仇恨里。正如陶勇所说:不去仇恨,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善意。从心理学上看,陶勇有着极大的心理弹性。心理弹性是指经历高度紧张的情境之后,可以恢复自如的能力。同样是面对仇恨,另一个为父追凶17年的男孩却让我心疼。图片中的这个男孩叫向明钱,1991年出生。9岁那年,男孩父亲被人杀害。他因此辍学,为父追凶17年,开启复仇之路。我敬佩向明钱快意恩仇的果敢,和对父亲浓浓的亲情。却也同样心疼:这17年来,仇杀是如何影响了他的一生?他仿佛永远活在了9岁那年。父亲被杀时的惨叫,和他头枕着门框想向外逃的情形,历历在目。新闻上写到:“这是一个9岁男孩一直挥之不去的记忆,并伴随着他从童年走向而立。”我们需要铭记一些事情,不“辜负”...

日常

上海青年篮球队时隔20余年再夺青年联赛冠军,你有什么想说的?

上海青年队的崛起历程是自建+引进的范本,下面这个故事体现了“自建”,又是一个励志的小个球员。时隔20余年,这个上海孩子把冠军带回沪上!“上海起码有20年没有拿过青年联赛冠军了!”10月16日晚,上海青年队击败深圳青年队夺得全国(U19)青年联赛冠军之后,亲赴现场督战的俱乐部总教练李秋平笑容满面,他稍微抬高了音量,对围拢在身边的小球员们如此说道。李秋平与上海青年队合影,左一为潘威后场双核之一的潘威听到这里,内心又是一阵欣喜,离开南模中学挑战职业赛场三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为家乡带来一个冠军。从2018年U19青年联赛第7,到2019年二青会第4,再到2020年的冠军,他有种夙愿得偿的满足感。当晚的首功之臣,是砍下21分并荣膺MVP的李添荣,但17投8中砍下17分4助攻的潘威,同样可圈可点。他不止一次在深圳队将比分追至个位数时挺身而出,确保上海队将局面牢牢掌控在手中。末节还剩约2分50秒,潘威左侧底角空位三分命中,分差重回两位数。读秒阶段,深圳队顽强追至89-94,潘威主控,在弧顶要一个挡拆,向左吸引防守之后,单手大范围回传给右侧45度的戴昊,后者三分球手起刀落,锁定胜局。7场比赛,上海队场均胜出20分以上,潘威场均能够贡献全队第2高的14.8分(仅次于场均16.4分的李添荣),3次拿到队内得分王,命中率达到48.9%。潘威突破深圳队防守过去,上海队打球的人少,潘威是得分、组织的绝对核心,常常需要打满全场。而现在,球队补进了三名国青球员——李添荣、张知垚、戴昊,一下子拥有了令人艳羡的阵容深度,捅破了夺冠的最后一层窗户纸。潘威身上压力大大减轻的同时,也更多地出现在无球侧,角色变了,但仍旧犀利。我跟许多人聊起过潘威,提到这个报名身高仅1米82的小个子控卫,大家的第一反应都指向同一个字:稳!单看球风、体型,潘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广东宏远队的徐杰,两个人都是“00级”的佼佼者。在进入上海青年队之前,潘威是“上海第一高中生”、“王者之师的灵魂指挥官(语出新闻晨报体育)”,在上海滩罕遇敌手。高安路小学、五十四中、南模中学,他一路走来都是上海的篮球传统强校,按部就班,顺风顺水。2016-2017赛季耐高上海赛区决赛,潘威在比赛中2017年3月,2016-2017赛季耐高上海赛区决赛,南模中学14分优势击败黑马上海交大附中,夺得上海市十九连冠。潘威砍下全队最高的23分,此外还贡献5篮板1助攻。这是潘威在高中赛场上的“绝响”,也几乎是他在整个学生时代的缩影。按照常规的路数,对于校园篮球体系中成长起来的潘威来说,终极归宿应当是CUBA。那是CUBA和CBA之间壁垒森严的时期,远不像现在这般融通,前两届CBA选秀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坊间甚至不乏挖苦的声音。如果一切正常,潘威应该读完高中,进入一所大学篮球名校。这是最稳妥,也是自然而然的一条路。南模中学主帅孟家森告诉我,当时有许多大学名校向潘威伸出了橄榄枝,除了本市的上海交通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还有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厦门大学等等。但潘威和家人还是选择了转进青年队,冲击CBA联赛。毫无疑问,这是充满了更多不确定性,也更加“凶险”的一条路。纵然可以完成360度转体扣篮,但以这样的身高挑战职业篮球,还是有不少人为潘威捏了一把汗。作为教练的孟家森心情复杂,他既希望潘威留在南模帮助球队,又无法阻止潘威奔向自己的前程,他只能是留给弟子一句话:“职业这条路是很窄的,很辛苦的,但是你只要有这个梦想,那你一定要付出。”对于潘威打职业这件事,他的母亲李瑾斌最初多少有些犹豫。她原本是一个对篮球毫无兴趣且一窍不通的普通母亲,自从潘威开始打球,她也逐渐对篮球场内场外的事情如数家珍了。她看过一些报道,知道职业篮球运动对人的身体损伤很大,许多运动员退役时往往是一身的伤病。“累点倒不怕,就怕他留下病。做母亲的,你懂的。”她告诉我。但她又话锋一转,说道:“但是人这一生总要活得有意义一些,既然走了这条路,就努力到最后。要想在篮球领域有更大建树的话,肯定要进行职业训练,学校能打出来的毕竟太少了。”潘威(中)参加2018-2019赛季CBDL联赛从此,潘威过上了半封闭的集训生活,尽管训练基地跟父母暂时租住的地方相隔不过几百米,能回家的日子却只有周末。“住得近,其实是心理上的支持。父母就在跟前,我觉得遇到什么事,他心里都会有底气的吧。”李瑾斌说,他和丈夫仍旧会跟着潘威全国各地打比赛,但回到家,儿子不在身边,心里明显会空落落的。去年6月,他们开始养猫,先是一只英短,今年4月,又添了一只布偶,这样夫妻俩出去看球的时候,两只猫可以互相作伴,不至于那么孤独。那只布偶猫的照片被潘威设置成了微信头像,它微微歪着头,透着机灵。潘威正式进入青年队是在高三,高二时开始试训并跟队训练,在校园,他是绝对制霸,挑战职业,却尚需磨砺。最初,教练并不是很想留下他,因为他确实明显跟不上节奏。在能力和心态上,跟队内同位置的球员有很大差距。对位的时候,别人一上强度,他就要行走在失误边缘,过半场都磕磕绊绊。从身份上来讲,他是来“踢馆”的,抢出场时间的,对方自然也不能让他好过。“眼神比较凶,卯足全力跟你打。一开始我有点害怕,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这是实话。”潘威告诉我。潘威(前排左一)、启蒙教练李俊(前排左三)、李章民(前排左五)及队友与姚明合影他体会到了巨大的失落感,但是他更加知道,这口气一定不能泄下来,机会稍纵即逝。“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坚持,绝对不会轻易说放弃,不会轻易地服软。”潘威用自己标志性的缓慢语速说,另一方面,他深知自己背负了太多人的期望,教练、父母、同学……所以他不能怂,“我希望能让他们为我骄傲。”——他不善言谈,通常都是我提一个问题,他几秒钟之后才能接上话茬。这源于他性格深处的谨慎,而这种谨慎或许也造就了他稳健的球风。在场上,他的大脑总是在电光石火之间想象出多种可能性,再通过近乎本能的计算把球支配到他认为最合理的位置,这是球场指挥官应该具备的素质。“他眼睛一直在观察球场上的变化,不像有的球员打球比较愣,一条道走到黑。”潘威昔日队友吴泽昊的父亲吴伟如此评价。为了跟上全队的节奏,潘威咬着牙硬顶,前三周,每天到家都是“累到话都不想讲”的状态。仿佛在荒野中冻饿至极的失路者,努力保存着残存的热量。2018年全国U19青年联赛,潘威接受采访到了2018年全国U19青年联赛第二阶段,潘威已不再是当初那个被盯得手心冒汗的小透明,他已经跻身主力轮换,甚至在对阵山西青年队的双加时比赛中砍下31分“扮演关键先生”。潜力尽显。仅一年时间就取得如此进步,不得不令人啧啧称奇。除了教练的着意培养,与潘威个人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通过孟家森的描述,我大概能总结出他的两个特质——其实也不是专属于他的特质,优秀运动员大抵如此——自律和勤奋。“这个孩子生活特别简单,思想相对比较单纯,没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有的孩子在这个年龄段,都会或多或少有一些违反队规的事情,他从来没有。训练中非常认真踏实,你叫他做什么,肯定是超量完成,从来不偷懒,从来不打折扣。”孟家森回忆说,“他非常守时,我的印象中他从来没迟到过一次。我认为他的天赋(跟职业球员相比)很一般——他人不高嘛,他能取得进步甚至说成功,天赋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到现在,潘威也是不抽烟不喝酒不泡吧,生活恬淡如水,他甚至没有谈恋爱。他的生活中几乎只有篮球。上午下午训练,晚上加练或者找队医做治疗,此外的业余生活顶多就是玩玩游戏、看看微博,小小地调剂一下枯燥的生活,但绝不沉溺,说他是球痴并不为过。潘威和队友在研究比赛录像时间来到2019年二青会,上海青年队的目标是夺牌,此时潘威已经成长为全队的攻防核心,场均可以轰下20+。小组赛对阵广厦青年队,潘威拿下了全场最高的25分,帮助球队以86-81险胜,数据比对面的国青控卫许可还要出色。但是半决赛对阵廖三宁领衔的东莞篮校,他遭遇了令他伤怀至今的一场比赛。那场比赛,他被无所不在的2-4人包夹完全掐住,“什么都不让我干,不让接球,不让突破,不让传球,不让组织,导致这场比赛打得比较压抑,很多实力也没发挥出来,然后再加上队友手感也不是很好,最后输球了。”他们在小组赛是赢过东莞篮校的,那时对手还没有孤注一掷地死掐他这个点。他以极低的命中率得到17分,他永远忘不了那个耻辱的得分。三四名决赛打深圳青年队,对方基本“照搬”了东莞篮校的防守策略,两队缠斗到加时。那届比赛,潘威几乎场场打满40分钟,本场也不例外,到了加时赛,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开始他选择更为省力的急停跳投,连续打铁之后,他决定叫挡拆突破。挡拆换防之后,赫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总是如山般的身高达到2米18、体重接近300斤的赵义明。“我想尽一切办法在他面前得分,可体能下降真的太厉害了,速度、起跳的高度都下降了很多。我很着急,但就是没有什么很好的办法得分。突破的时候,腿软,蹬不上劲。”潘威的精神和身体都疲劳到了极点,但是每次发现空当,还是会咬着牙往里走。中间挂奖牌者为贾孝忠上海青年队主教练贾孝忠知道潘威已经筋疲力尽,但他别无选择,他只能把潘威留在场上,并把比赛交给他去处理。“潘威是全队核心,在他这个位置上也只有他自己,没有其他队员达到轮换水平,我们只能让他一直坚持到最后。”贾孝忠赛后这样说道。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深圳队投进一个两分,领先优势来到3分,只给上海队剩下7、8秒时间。潘威从前场跑到后场接球,又一路运回到前场,几乎踩着右侧三分线出手,终场哨响起,球没有投进。上海队与奖牌擦肩而过。潘威累得瘫倒在地,仰面躺着,有那么一分多钟,他感到球馆里边的装潢、陈设、观众都像是不存在了,视野里唯余两个东西,一个是大屏幕上的终场比分,一个是纵情庆祝的对手。他在地上躺了一分多钟,漫长的一分多钟,泪水顺着脸侧流到耳畔。他拿下全队最高的23分,但他知道,没有获胜,个人数据没有任何意义。不远处的看台上,李瑾斌正和丈夫注视着场内的一切,心疼,却没有任何冲到场上把儿子搀起来的冲动,她知道儿子不会望向这边。“我们没有语言可以给他安慰,所有都只能自己承受,有挑战的人生也是一种收获。”李瑾斌说。高中时期的潘威天底下哪有当妈的不疼儿子的?只不过既然让他选择了职业道路,那他从此就不再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孩子,也失去了在赛场上被父母嘘寒问暖的资格。每一个人的成长,都是与自己渐行渐近,与父母渐行渐远的过程。只是职业运动员的这个过程,更快一些。不过,疫情期间,球队停训,李瑾斌和丈夫倒是借着给潘威“按摩”膝盖,找回了一点把他抱在怀里、扛在肩上的感觉。我们知道,篮球运动员的膝盖是“易损件”,对于潘威这种突破型控卫来说更是如此。医生建议他趁此机会休息3个月,让过劳的膝盖好好放松放松,但为了保持状态,潘威还是会按照自己给自己制定的训练计划执行。李瑾斌和丈夫轮流给他“按摩”膝盖,说是按摩,其实就是摩挲而已,借着按摩,跟儿子多说会儿话。有时候一家人在客厅看着电视,手就不自觉地按到了潘威的膝盖上。“眼看着孩子是在损伤身体,但是也只能让他坚持,这是每个运动员都会经历的。”李瑾斌告诉我。潘威在2018年“海峡杯”比赛中运球突破再回到二青会三四名决赛的现场,潘威的父母仍旧站在看台上。自潘威打球以来,他们已经数不清跟着他走过了全国多少个城市,他们已经习惯了背着三脚架,拿着机器,先到球馆“占”到一个好的位置,然后选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为儿子加油助威,兴奋时也会旁若无人地大喊大叫。这些录像,最初是为了帮助潘威复盘比赛,分析得失和优缺点,后来随着潘威的成熟,它们成为了对他成长轨迹鲜活的记录,当然,也见证着父母对儿子的关爱。“我们只想让孩子知道,不管遇到什么事,我们都是孩子的后盾,你只要尽力往前闯。”李瑾斌说。多少个日夜,多少个寒暑,十几年来,他们录像的设备换了好几茬,从最初的那台记不清品牌和型号的DV,到后来两台索尼,以及再后来的两台佳能,电脑存满了好几台。一个年轻球员的成长就化作一列列的数串,永久地留了下来。潘威时不时会翻出那些陈年的录像看一看,捡拾往昔的记忆,“我爸做的那些视频有的时候还挺热血的。”潘威的进步仍在继续。2019-2020赛季CBDL联赛,他19岁出头,在一众老大哥的身边,场均斩获7.2分2.6助攻,在本队同年龄段球员中,表

日常

如何看待三国题材的手机游戏《鸿图之下》?

感谢 @知乎游戏 邀请。大家好,我是《鸿图之下》的引擎工程师,从《鸿图之下》立项到即将上线的三年的时间里,主要负责引擎架构及渲染模块,有过迷茫有过困惑但从未放弃,终于这款SLG手游要与大家见面了,在这里非常感谢大家对《鸿图之下》的关注及支持。从刚刚接手任务,世界还一片混沌,除了登录界面什么都没有的状态,到现在我们拥有了一套自己的SLG地形系统、一套实时演算的战斗系统,内心里说实话还是十分高兴的。最开始项目组给我们的引擎需求非常简单明了:“一个400万地格的大世界,能满足美术方便编辑和生成地形”。一般像这种越是简单的需求,做起来就越是复杂,可能策划心里面也没想好要做成什么样子。不过这也方便我们自由发挥,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美术同学只好在心里吐槽,地形好多参数,怎么改了一个值整个地形都不一样了?河流那么复杂,我只想调整一下河流的朝向都这么困难吗?有意思的是,我们是先有了战斗系统,然后才有的沙盘大世界。负责战斗系统的客户端主程序对于最后游戏的效果其实并不百分百满意,按照系统一开始的设计,是可以满足玩家在战局内完全自由操作军团和武将的,然而由于玩家学习成本太大,且对手游玩家不够友好,出于完善用户体验的目的,这些功能最后被策划做了精简,这个遗憾可能只能等到后续新的项目弥补了。回归正题,说到SLG手游,相信不少玩家脑海中第一时间构想出来的可能是2D画面、略显粗糙的人物头像和地图贴图?的确,在现在的手游市场,SLG这个品类的整体画面品质确实不尽如人意:2D画面、穿模人物、贴图效果比比皆是,反观其他类型的游戏,像MMO、MOBA,在画面上一个赛一个精致、一个比一个更有沉浸感。对三国爱好者来说,一款高画面品质的三国策略游戏,可能是一个刚需,这也是我们团队历时3年坚持打造《鸿图之下》的初衷。我们为何有自信说《鸿图之下》是一款高品质的SLG游戏?因为,《鸿图之下》是腾讯首款以UE4(虚幻引擎4)打造的策略手游,得益于UE4的强大画面表现力和工具集,我们得以塑造出一个全3D的宏大三国世界。先来看一个简短的小视频,纵观一下UE4加持下的《鸿图之下》到底长什么样子。鸿图之下-介绍视频一.为什么选择虚幻引擎4(UE4)?游戏引擎是任何一款游戏的立身之本,而游戏引擎也决定了游戏最终的呈现品质。不清楚什么是UE4的话,可以看看维基百科的相关介绍,这里我就不赘述了:虚幻4引擎_百度百科其实当下UE4引擎更多的是被用于3A单机游戏的开发,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前段时间爆火的国产单机游戏《黑神话:悟空》。我们想要打造出一款最真实的三国游戏,让一刀一枪,一草一木皆肉眼可见,还原古三国战场的贴身肉搏,让玩家身临其境真正体会冷兵器时代的战争逻辑,无疑UE4是最好的选择。从技术的层面,UE4开放源码的优势能让我们更加方便修改渲染管线,以及地形编辑的工具集。虽然在制作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难以攻克的问题,也出现过相同功能的推倒重做,但就整体而言,开源的优势极大地提高了我们工作的效率,我们得以深挖引擎内部的实现,在效果和效率上都做到了移动端我们能做到的极致。正因为UE4强大的画面表现能力以及工具集来开发《鸿图之下》,我们可以给热爱战略游戏的玩家提供一个充分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的作战机会,实现“身临其境的真实三国战场”。二.我们如何借助UE4去还原一个真实的三国战场?任何一场战争的胜败,仅凭单一的因素是无法决定的,天时地利人和一个都不能少。【正是因为有了东风,诸葛亮才能火烧赤壁】【正是因为在寒冬季节,曹操才能夜建冰城抵马超】在《鸿图之下》中,我们借助UE4,通过天时、地利、人和三个维度对真实三国战场进行了全方位的还原:1)天时...

本網站使用 Cookies, 繼續瀏覽網站,即表示您同意使用Cookies

A PHP Error was encountered

Severity: Core Warning

Message: Module 'sqlite3' already loaded

Filename: Unknown

Line Number: 0

Backtr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