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六代导演有哪些共同的特征?如何评价他们的作品和成就?

第六代,从破茧而出到走入市场电影的制作权还牢牢掌控在国营制片厂手中时,一些在八十年代宽松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导演,冒起了独立制片的冲动。他们大多生于1960年代,在文化激荡的80年代到90年代初接受大学教育,并在90年代初开始以电影表现时代情绪。他们越过体制界限,独立融资,此时境内外民营公司在中国独立制作电影尚不合法;他们也与体制合作,收敛自我和个性,温和表达个体状态。他们被归类为“第六代”导演——中国电影以代划分的最后一代。体制外改革开放不到一年,被压抑许久的精神便迫不及待地寻找释放的空间。1979年9月27日,中国美术馆东侧小花园里的铁栅栏和树上,挂满了年轻画家的新潮绘画,地上摆放着木雕。这次展览被称为“星星美展”,未经主管单位批准,艺术家自行到各大学校园张贴宣传海报,举办展览,开展两天后就被下令关停。此时,中国美术馆正在举办《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1980年代被一些人称为中国的第二个启蒙时代,西方的文学和思想著作一夜之间涌进来,将自由意识、现代主义思潮和存在主义哲学等,一股脑塞进年轻人的大脑,孕育出在体制外生存的一代。摇滚乐、现当代艺术、先锋文化迅速成为年轻人的文艺潮流。崇尚自我和先锋的艺术家群体,由此浮出水面。电影冲破体制要晚于绘画和文学,客观原因是拍电影成本高昂,国家控制着电影制作权。到1980年代末,人才、经济和文艺环境的变化,为独立电影的出现创造了成熟的条件,第六代导演便在1990年凭借电影[妈妈]登场。那时,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张元、娄烨、王小帅和路学长,先后放弃了学校分配的制片厂或电视台的工作,独立筹资拍片。这在当时并不合法,但好过在制片厂等指标、过审查,还要论资排辈,等领导给机会。他们在新美学和新思想下养成的艺术趣味,同体制内的美学要求大相径庭,对刚刚获得国际关注的第五代导演,也颇有微词。他们想要创作更加关注个体、更具时代性和现代性的电影。这一时期,民营经济初步发展起来,有人愿意投资电影,境外资本借着与国有制片厂合作的机会,渗透进来。张元靠朋友和企业的赞助,用了不到20万人民币拍摄处女作[妈妈](1990)。该片本来是儿童制片厂准备拍,请正在上大学的张元来做摄影师,后来制片厂决定不拍了,但张元对故事产生了感情,于是自己筹资做了导演。没有制片厂厂标,影片不合法,为了将它合法化,张元买了西安电影制片厂厂标,由制片厂拿去送审。作为第一部独立制作的国产电影,[妈妈]市场反响惨淡,而国内此时也不存在任何民间评论家群体或评奖体系,能够为它摇旗呐喊。幸运的是,王家卫在北京看了该片,把拷贝带到香港,交给了影评人舒琪。后者非常喜欢,把它送到包括法国南特三大洲在内的多个电影节参展,张元一举成名。不经主管部门同意,私自送到境外参展,自筹资金或在成名后靠境外资本创作,成了第六代的共同通道,也因此被主管部门批评、惩罚。1993年9月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中国官方电影代表团照会电影节主席,抗议田壮壮的[蓝风筝]和张元的[北京杂种]参赛参展。这两部影片都未经审查通过,未走法定送展程序。抗议被拒绝后,中国代表团退出了电影节。1994年3月12日,广播电影电视部下发《关于不得支持、协助张元等人拍摄影视片及后期加工的通知》,田壮壮、王小帅亦在名单之列。王小帅是因1992年完成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禁拍。这部电影完全是创作者(导演和摄影师)自掏腰包拍摄,未经审查,未挂靠任何制片厂,因而是比[妈妈]更个人化的独立电影,故事仅仅是关于导演的朋友——画家夫妻刘小东和喻红的生活。虽然下了禁拍令,但第六代导演靠自筹和境外资金,仍在继续拍片,然后将电影送往国外参展、上映,进入所谓的“地下”时期。稍晚完成处女作的娄烨、贾樟柯也曾上过禁拍名单。主管部门一直试图拉拢青年导演,缓和紧张关系,第六代里的管虎、路学长、章明、张杨等人尽管也自筹资金拍片,但始终和体制保持沟通,与制片厂合作。他们的电影主题也不像其他导演那样消沉、激进。九十年代末,主管部门出台了各种政策,扶持年轻导演。张元、王小帅主动向体制靠拢,获得解禁,分别执导了通过审查的 [过年回家]和[扁担·姑娘]。2003年,电影局与贾樟柯、娄烨、王小帅等导演约谈,标志着第六代导演集体走出地下时期。中国电影此时已完成了市场化改革,第六代导演先后从激进和极度自我的表达中走出来,尝试回到电影的叙事传统之内。拍什么[妈妈]在国际电影节上传出好评后,舒琪紧接着投资了张元的第二部电影[北京杂种],帮王小帅把[冬春的日子]推广到国外电影节。这两部影片都是以在京青年艺术家(摇滚歌手、画家、作家)的生活为主题,情节松散。后来有学者将它们称为新状态电影和街头现实主义,用近似纪录片的方式拍摄剧情片,不追求戏剧性,重点刻画都市社会里边缘人群的生活状态。这是第六代导 演和第五代最 突 出的分界线。后者不仅重视叙事,而且将主角放置在历史和传统中,反思民族文化,关注的是主流话语中的民族性和个体命运。第六代则甩开了历史和民族包袱,一头扎进边缘人的世界里,以艺术家、摇滚歌(乐)手、颓废青年、同性恋、性工作者、罪犯、底层劳工等为主角,呈现他们在极速变化的社会里的生活和精神状态。与体制合作的第六代导演,用相对折中的故事反映时代浪潮里,年轻人的个性和躁动。这些电影有娄烨的处女作[周末情人]、管虎的[头发乱了]、路学长的[长大成人]。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创作,第六代导演的这些早期电影,故事大多发生在都市化的北京,亚文化群体涌现,被年轻人追捧,充满理想主义的迷茫和激情。从山西小城汾阳进京的贾樟柯,打破了第六代导演的“京味”。他从1991年开始考北京电影学院,1993年才考上,就读文学系。彼时,娄烨、王小帅、张元都已形成固定的创作圈,跟北京文艺圈混得很熟,小他们几岁的贾樟柯完全是这个圈子的局外人。这在客观上导致了他的电影不同于早期第六代的主流风格。毕竟,小镇青年听的是流行乐,不是摇滚乐,看的是港台电影,不是现当代艺术和文学。1994年,贾樟柯开始筹拍自己的学生作品[小山回家]。主角王小山是个没能融入北京生活的河南农民工,和他一样的人,北京遍地都是。他想在过年回家时,找个能路上作伴的老乡,但找了几天,见了建筑工、票贩子、服务员,没有一个愿意回乡过年。这是贾樟柯镜头下的北京外地青年,一个更加边缘的失语群体。他们的生活没有充满愤怒的摇滚乐,只是随波逐流地活着,一样被困苦包围。[小山回家]获得香港国际影片展短片竞赛单元最佳故事片奖,贾樟柯因此得到香港的投资,回到家乡汾阳,执导了处女长片[小武],开启了他的故乡三部曲系列,接连获得国际电影节认可,一跃成为第六代最杰出的代表。不过,他和章明等人,并不承认自己是所谓的第六代导演,这是后话了。无可争议的是,贾樟柯走了一条独特的道路,有别于张元、王小帅和娄烨等第六代导演早期电影里的都市青年的呓语——某种程度上是对西方电影的高度模仿。他将时代的变迁和个人的漂泊,融入乡愁之中,用更普世的话语记录中国,因此,迅速取代其他第六代导演,成为国际电影节新宠。2000年以后,内地电影的市场化进一步开拓,民营和国际资本进入到电影产业的各个环节。电影主管部门多次与第六代导演沟通,以使他们的创作更符合要求。他们逐渐缓和先锋叛逆的气质,与市场握手"言和"。(原载《看电影》杂志,标题有修改)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唐朝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2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能体现第六代导演的共性与特点的经典电影有哪些?都说贾樟柯导演的当代最好的导演,好在哪?

中国第六代导演有哪些共同的特征?如何评价他们的作品和成就?

第六代,从破茧而出到走入市场

电影的制作权还牢牢掌控在国营制片厂手中时,一些在八十年代宽松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年轻导演,冒起了独立制片的冲动。他们大多生于1960年代,在文化激荡的80年代到90年代初接受大学教育,并在90年代初开始以电影表现时代情绪。他们越过体制界限,独立融资,此时境内外民营公司在中国独立制作电影尚不合法;他们也与体制合作,收敛自我和个性,温和表达个体状态。他们被归类为“第六代”导演——中国电影以代划分的最后一代。

体制外

改革开放不到一年,被压抑许久的精神便迫不及待地寻找释放的空间。1979年9月27日,中国美术馆东侧小花园里的铁栅栏和树上,挂满了年轻画家的新潮绘画,地上摆放着木雕。这次展览被称为“星星美展”,未经主管单位批准,艺术家自行到各大学校园张贴宣传海报,举办展览,开展两天后就被下令关停。此时,中国美术馆正在举办《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

1980年代被一些人称为中国的第二个启蒙时代,西方的文学和思想著作一夜之间涌进来,将自由意识、现代主义思潮和存在主义哲学等,一股脑塞进年轻人的大脑,孕育出在体制外生存的一代。摇滚乐、现当代艺术、先锋文化迅速成为年轻人的文艺潮流。崇尚自我和先锋的艺术家群体,由此浮出水面。

电影冲破体制要晚于绘画和文学,客观原因是拍电影成本高昂,国家控制着电影制作权。到1980年代末,人才、经济和文艺环境的变化,为独立电影的出现创造了成熟的条件,第六代导演便在1990年凭借电影[妈妈]登场。那时,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张元、娄烨、王小帅和路学长,先后放弃了学校分配的制片厂或电视台的工作,独立筹资拍片。

这在当时并不合法,但好过在制片厂等指标、过审查,还要论资排辈,等领导给机会。他们在新美学和新思想下养成的艺术趣味,同体制内的美学要求大相径庭,对刚刚获得国际关注的第五代导演,也颇有微词。他们想要创作更加关注个体、更具时代性和现代性的电影。

这一时期,民营经济初步发展起来,有人愿意投资电影,境外资本借着与国有制片厂合作的机会,渗透进来。张元靠朋友和企业的赞助,用了不到20万人民币拍摄处女作[妈妈](1990)。该片本来是儿童制片厂准备拍,请正在上大学的张元来做摄影师,后来制片厂决定不拍了,但张元对故事产生了感情,于是自己筹资做了导演。没有制片厂厂标,影片不合法,为了将它合法化,张元买了西安电影制片厂厂标,由制片厂拿去送审。

作为第一部独立制作的国产电影,[妈妈]市场反响惨淡,而国内此时也不存在任何民间评论家群体或评奖体系,能够为它摇旗呐喊。幸运的是,王家卫在北京看了该片,把拷贝带到香港,交给了影评人舒琪。后者非常喜欢,把它送到包括法国南特三大洲在内的多个电影节参展,张元一举成名。

不经主管部门同意,私自送到境外参展,自筹资金或在成名后靠境外资本创作,成了第六代的共同通道,也因此被主管部门批评、惩罚。1993年9月的东京国际电影节,中国官方电影代表团照会电影节主席,抗议田壮壮的[蓝风筝]和张元的[北京杂种]参赛参展。这两部影片都未经审查通过,未走法定送展程序。抗议被拒绝后,中国代表团退出了电影节。

1994年3月12日,广播电影电视部下发《关于不得支持、协助张元等人拍摄影视片及后期加工的通知》,田壮壮、王小帅亦在名单之列。王小帅是因1992年完成的处女作[冬春的日子]被禁拍。这部电影完全是创作者(导演和摄影师)自掏腰包拍摄,未经审查,未挂靠任何制片厂,因而是比[妈妈]更个人化的独立电影,故事仅仅是关于导演的朋友——画家夫妻刘小东和喻红的生活。

虽然下了禁拍令,但第六代导演靠自筹和境外资金,仍在继续拍片,然后将电影送往国外参展、上映,进入所谓的“地下”时期。稍晚完成处女作的娄烨、贾樟柯也曾上过禁拍名单。

主管部门一直试图拉拢青年导演,缓和紧张关系,第六代里的管虎、路学长、章明、张杨等人尽管也自筹资金拍片,但始终和体制保持沟通,与制片厂合作。他们的电影主题也不像其他导演那样消沉、激进。九十年代末,主管部门出台了各种政策,扶持年轻导演。张元、王小帅主动向体制靠拢,获得解禁,分别执导了通过审查的 [过年回家]和[扁担·姑娘]。

2003年,电影局与贾樟柯、娄烨、王小帅等导演约谈,标志着第六代导演集体走出地下时期。中国电影此时已完成了市场化改革,第六代导演先后从激进和极度自我的表达中走出来,尝试回到电影的叙事传统之内。

拍什么

[妈妈]在国际电影节上传出好评后,舒琪紧接着投资了张元的第二部电影[北京杂种],帮王小帅把[冬春的日子]推广到国外电影节。这两部影片都是以在京青年艺术家(摇滚歌手、画家、作家)的生活为主题,情节松散。后来有学者将它们称为新状态电影和街头现实主义,用近似纪录片的方式拍摄剧情片,不追求戏剧性,重点刻画都市社会里边缘人群的生活状态。

这是第六代导 演和第五代最 突 出的分界线。后者不仅重视叙事,而且将主角放置在历史和传统中,反思民族文化,关注的是主流话语中的民族性和个体命运。第六代则甩开了历史和民族包袱,一头扎进边缘人的世界里,以艺术家、摇滚歌(乐)手、颓废青年、同性恋、性工作者、罪犯、底层劳工等为主角,呈现他们在极速变化的社会里的生活和精神状态。

与体制合作的第六代导演,用相对折中的故事反映时代浪潮里,年轻人的个性和躁动。这些电影有娄烨的处女作[周末情人]、管虎的[头发乱了]、路学长的[长大成人]。无论是在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创作,第六代导演的这些早期电影,故事大多发生在都市化的北京,亚文化群体涌现,被年轻人追捧,充满理想主义的迷茫和激情。

从山西小城汾阳进京的贾樟柯,打破了第六代导演的“京味”。他从1991年开始考北京电影学院,1993年才考上,就读文学系。彼时,娄烨、王小帅、张元都已形成固定的创作圈,跟北京文艺圈混得很熟,小他们几岁的贾樟柯完全是这个圈子的局外人。这在客观上导致了他的电影不同于早期第六代的主流风格。毕竟,小镇青年听的是流行乐,不是摇滚乐,看的是港台电影,不是现当代艺术和文学。

1994年,贾樟柯开始筹拍自己的学生作品[小山回家]。主角王小山是个没能融入北京生活的河南农民工,和他一样的人,北京遍地都是。他想在过年回家时,找个能路上作伴的老乡,但找了几天,见了建筑工、票贩子、服务员,没有一个愿意回乡过年。这是贾樟柯镜头下的北京外地青年,一个更加边缘的失语群体。他们的生活没有充满愤怒的摇滚乐,只是随波逐流地活着,一样被困苦包围。

[小山回家]获得香港国际影片展短片竞赛单元最佳故事片奖,贾樟柯因此得到香港的投资,回到家乡汾阳,执导了处女长片[小武],开启了他的故乡三部曲系列,接连获得国际电影节认可,一跃成为第六代最杰出的代表。不过,他和章明等人,并不承认自己是所谓的第六代导演,这是后话了。

无可争议的是,贾樟柯走了一条独特的道路,有别于张元、王小帅和娄烨等第六代导演早期电影里的都市青年的呓语——某种程度上是对西方电影的高度模仿。他将时代的变迁和个人的漂泊,融入乡愁之中,用更普世的话语记录中国,因此,迅速取代其他第六代导演,成为国际电影节新宠。

2000年以后,内地电影的市场化进一步开拓,民营和国际资本进入到电影产业的各个环节。电影主管部门多次与第六代导演沟通,以使他们的创作更符合要求。他们逐渐缓和先锋叛逆的气质,与市场握手"言和"。

(原载《看电影》杂志,标题有修改)



来源:知乎 www.zhihu.com
作者:唐朝

【知乎日报】千万用户的选择,做朋友圈里的新鲜事分享大牛。 点击下载

此问题还有 12 个回答,查看全部。
延伸阅读:
能体现第六代导演的共性与特点的经典电影有哪些?
都说贾樟柯导演的当代最好的导演,好在哪?